天涯若璟生_为日日树涉献上美好的祝福

【涉英】月光下

看了本期的story看板的爆肝产物

和官方剧情没有一毛钱关系

全都是我瞎掰,已经尽力去模仿两个人的说话了,但是还是好难!

美好的小哥哥属于hekk,ooc属于我

(1)

赫西里城正如今热闹的很,到处都在传言拉诺公爵将要举办宴会的新闻。听闻宴会上,拉诺公爵的爱女,城里有名的美人将要出席,城中的青年才俊都宴会趋之若鹜。

而如今,中央大街上的人却被另一奇景震惊得无法言说。在熙熙攘攘的中央大街上,有一位美貌的青年正在徘徊,人群避过这青年就像海水避过摩西一般。这青年容颜姣好,金色发丝服帖的垂在脸庞,碧蓝的眸中仿佛有波光划过,若仅仅拥有俊美的容颜,人群是不会避开的,最令人惊异的是这青年的背后——在他的背后,雪白的双翼微微舒展,不时地抖动一下,零落几片片羽,更不用说这青年标志性的白袍与兜帽了——这是天使的象征。那是高贵的神明的造物,是地上的奇迹。

如今,这名天使正徘徊在中央大街的街头,他手中拿着羊皮纸卷,看样子是一张地图,眉眼因为思考微微蹙起,似乎遇见了困难。终于,这名青年收起了手上的地图,他看向站在一旁的路人,开口问道,“这位先生,可知道去向拉诺公爵府邸的路?”

原来这位天使大人是要去到公爵府邸的,不知道他是否也要参加晚宴?

那名被点名的路人先生激动不已,涨红了脸,磕磕巴巴的指了路,只是他过分紧张了,说得断断续续,好在天使大人并没有为此而感到生气,依旧微笑着听完了全程。

在知晓了目的地的道路之后,天使便会动翅膀,消失在了世人面前。

(2)

府邸宴会厅如今已有不少人,宾客们觥筹交错,一派祥和的气氛。

就在此时,议论的声音渐渐小了下来,人们不由得抬头向台上看去。

宴会厅高台上站着两个人,那是拉诺公爵,想必另一位,就是公爵的爱女,赫西里城的明珠了!

少女从阴影中走出来,灯光照亮了她俊俏的面庞。

人群霎时间安静了起来,这是怎样的美丽的容颜啊——银色的长发变成发辫,垂在身后,就好像美丽的银河一般,被那紫水晶一样的眸子注视着的时候,连性命也甘愿双手奉上。

这少女如此的美丽,不知此夜过后,又有多少青年才俊对她魂牵梦绕?

“这位美丽的小姐,不知我可否有这个荣幸,与小姐共舞一曲?”一位青年走上高台,他绅士的伸出手,邀请小姐共舞。

少女似乎对此情景有些诧异,她惊讶的看了看青年,又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,他的父亲对此点了点头。娇羞的红晕爬上了少女的脸庞,看着分外惹人怜爱。此时少女才开口说话,“好的,先生。”

这声音宛如夜莺的啼叫,撩动了在场人的心弦。少女被青年引领至舞池,在舞池中共舞一曲。

(3)

宴会已经结束,夕阳落下,清冷的月光洒在人间。公爵的府邸中,少女正坐在梳妆镜前整理自己的长发。

忽然一阵微风吹过,“窗子被打开了。”少女想到,她放下梳子走到窗外的露台上,却看到了不不可思议的一幕。

白天,与她共舞的那名青年,此刻正漂浮在露台外,他的背后,是洁白无瑕的羽翼。

“这位先生,深夜造访,不知为何?”少女发出了疑问,那声音仍旧清脆可人,如夜莺一般,只是比起白日的甜美,多了些沉稳,显得雌雄莫辩。

“我自然是为了你而来。”露台外的青年带着笑回答。

“为了我?”

“正是,为了你。”

听了这话,少女惊讶的睁大了眼眸,眸光一闪一闪的,分外的可爱。

“数日前,拉诺公爵收到了怪盗的预告函,说会在近日取走公爵最珍贵的宝石,我受到了公爵的委托,前来保护公爵的珍宝。这位远途而来的客人,你为了进入公爵府邸,不惜扮成公爵的女儿,你来此的目的,让我比较好奇呀。”青年点明了来此的目的。

听过青年的话,少女收起了“纯真”的表情,“她”的嘴角挂上玩味的笑,这让“她”的五官变得更加凌厉了。不过是一个表情的转变,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得不同了。若说之前的少女是纯洁而柔弱的花蕾,如今,站在青年面前的这个“她”则是华美锐利的宝剑。

“哦呀哦呀,没想到,我的这些小把戏,被您看穿啦。”她,不,应该说是“他”说道。

天使惊讶的看着他,他似乎一点都不害怕,“你为什么不害怕呢?不怕我告诉公爵么?”他顺从本心的问了出来。

“我此行的目的不过是为了公爵最珍贵的宝石,可那宝石既不在公爵的藏宝库中,也不被公爵随身携带。”他转了个身,指了指自己,“那美丽的宝石,就在这里。”

天使对他的行为有些错愕,随即反应过来,“你指的是公爵的女儿?”

“正是!那位美丽的小姐是赫里斯成当之无愧的明珠,她的美丽让人念念不忘,她的善良让野兽驯服!”他举起手,做出了悲伤的神情,“可这美丽的明珠却因为要属于他人而黯淡失色,为此,我又怎能袖手旁观呢?我不过是略施把戏,就将明珠带走,如今她怕是与真正心爱明珠的人远走高飞了吧!”他潇洒的一挥手,洒出了不少花瓣,却将他在月光下的容颜映衬的艳丽夺目。

“话虽如此,拉诺小姐可是订下了婚约的。”天使一本正经得反驳。

“不,拉诺小姐是神的忠实信徒,这份婚约既没有国王的首肯,也没有顺从神的旨意,可做不得数。”

“神明才不会管婚约这种事情,”天使突然反驳,“在你面前的可是一位真正的天使!而天使郑重的告诉你,神明才不会管婚约这种事情。”

“呼呼呼,”听到天使的反驳,他非但没有生气,反而笑弯了眼睛,“天使大人,却不知,您想如何处置我这个闯入主人家的小贼呢?”

“我为何要处置你的?”青年笑得眯起了眼。“我既不是主人家,也不是卫兵,我只是受雇来保护公爵的宝藏的。”

听了这话,他不由得大笑起来,“Amazing❤,这个真是惊奇,没想到此行居然有如此惊喜等着我。”说着,他伸出手,指尖一晃,一朵玫瑰级出现在他手上,“将这玫瑰送给您吧,为了纪念此刻的惊奇。”

评论
热度(12)